爱国情 奋斗者宁夏理工学院——荒原好大一棵树

  • 发布时间:2019-03-26 16:03
  • 来源:威尼斯人彩票APP

34年前,一棵民办教育的幼苗在贺兰山下盐碱滩上破土而出,凭着坚强的毅力、百折不回的奋斗,如今它已跻身全国民办高校百强之列。 宁夏理工学院——开栏的话  如何在满是盐碱土的茫茫荒原上种活一棵树?  走进宁夏理工学院校园,会给你一种启发。   这座镶嵌在石嘴山市星海湖畔的校园,每到夏天最美的季节,绿树成荫。 学校11年前搬迁至此时,校园里全是盐碱地。

为绿化校园,师生们先将盐碱土一车车运出,再将远处的沃土一车车运回。 挖坑、培土、浇水、扎根,这才成就了如今的好风景。   宁夏理工学院34年的创业史,如同在这片盐碱滩上的种树史。

经过一代代师生的拓荒,这所一度名气很小的中等职业学校,如今在一片荒芜中成长为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   播种盐碱滩  在宁夏理工学院,大家都说“学校是师生一砖一瓦亲手建起来的”,这话可不夸张。 校长赵惠娥对此最有发言权——1986年,她大学毕业被分配至建立仅一年多的这所学校,从教师到校长,见证了学校的成长历程,是学校一代代拓荒者中的典型代表。   “我本来是临时代课的,被这儿的师生打动,就留了下来。 没想到,这一待就是34年。

”赵惠娥回忆说。

  宁夏理工学院前身是石嘴山联合职工大学,是当时石炭井矿务局干部曾文结、毛祖棠向上级申请创建的。

“上级支持了5000元创业资金,其余的要自筹。

学生都是从其他成人中专学校‘借’来培养的。 ”赵惠娥说。   赵惠娥来的时候,“借”来的首批学生刚开班,“都是周边工厂的年轻人,自由散漫,学风不好,老先生们根本管不住。

”赵惠娥之前,这些年轻人已经气走了几个老师,对年轻的赵惠娥自然也不放在眼里。

  那时的学校,树无几棵、房无几间,只有校墙围起来的92亩荒滩。 所有的师生每天课后都要参加义务劳动,一幢幢盖起教室、宿舍,一颗颗植下绿树。

家境优越的赵惠娥,却无丝毫娇气,带着学生挖石子、筛沙子,“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到学校没几天,一双新皮鞋就没法看了”。   和学生共同劳动的过程中,赵惠娥发现班里几个学生家境贫寒,经常没钱买饭票饿着肚子。

赵惠娥用自己的钱买了饭票,悄悄交给其他学生,让他们转给贫困学生,说这是学校奖励给劳动表现好的贫困学生的。

时间长了,平等、仁义、干练的小赵老师,赢得了学生们的真心尊重,她说话学生们都听,学风渐渐正了。   “学校从无到有太不容易,办学环境点点滴滴的改善,都需要师生一起苦干,学校始终处于建设状态。

”尽管条件艰苦,包括赵惠娥在内的骨干教师很少有人离开,哪怕有更好的选择。

“前任校长曾文结等一代代教职工一直怀着创办一所优秀民办院校的梦想,学校是全体师生艰苦奋斗用双手建设出来的,能成为团队一员是种荣幸。

”在赵惠娥看来,坚强的毅力、顽强的斗志就是这所学校的根,有了根才能深深扎进这片土地中。

  树活风雨土  一棵树,不经历风雨的洗礼,怎能长成参天大树。 30多年来,赵惠娥与学校相依相伴,经历了不少困境、转折。

  1995年,学校10周年校庆。

那时,学校虽已被国家批准为全国首批进行学历教育的5所民办高校之一,但依然被缺钱的窘境困扰,时任校长助理的赵惠娥经常要四处“化缘”。   在朋友的帮助下,几家企业答应捐款资助学校,这让赵惠娥喜出望外。

但过了段时间,其中一家公司答应的资金仍未到位,赵惠娥找了过去。

“其实去找人家本没什么道理,不能强迫人家捐钱。

但当时学校真的太困难了,几千块钱对我们来说特别宝贵,为了学校的事只能厚着脸皮去求人。 ”赵惠娥说。   到了那儿,赵惠娥诚恳地讲着办学的艰难,一个个说服公司领导。 所有环节都通过了,到拨款的公司总会计师那儿被卡住了。

“那时民办高校的社会认可度不高,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支持学校。 ”赵惠娥只能再一次恳求对方。   也许是对赵惠娥的反复劝说感到不耐烦,对方虽然最终按承诺给了5000元,只是方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当着一屋子的人,将支票扔在地上。 “众目睽睽之下突然遭受那种羞辱,长那么大哪受过这种委屈。

”时隔20多年想起那一幕,赵惠娥的眼泪仍在眼眶里打转。   愣了一下,赵惠娥弯下腰把支票捡起,面带微笑向对方深深鞠了一躬。 走出办公室,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学校确实离不开人家支持,我得谢谢对方。

”她说。   赵惠娥觉得,在学校的这30多年,自己也一直在成长,“小时候性格内向,工作后把学校当家一样经营,始终要自力更生解决很多问题,不得不坚强起来。 ”  2008年,是宁夏理工学院遭遇困难最多的一年。 创始人、前任校长曾文结去世;学校又迁至新址,背了很多债。

正是学校升格为普通本科高校后的发展关键期,挺过难关是全校教职工的心声。 “那时天天有人堵我,有一次甚至被人用刀逼着要学校还钱。 ”面对重重困难,赵惠娥没有气馁,想方设法争取各方支持,为学校找出路。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协调帮助下,学校被列入地方高校债务化解范围,挺过了难关。

  亭亭已如盖  2011年,宁夏理工学院迎来大考——国家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 当时学校从高职升本科不到6年,虽然新校园硬件设施已大为改观,但师资队伍离本科院校标准差距不小,这也是赵惠娥最想解决的问题。

  “教师人数少、年龄老化、观念落后,一些员工总想着学校已经是民办高校的领先者,缺乏向一流高校看齐的勇气和决心。

”当时,很多人对能否通过评估心里没底,赵惠娥却自有想法。   评估顺利通过!这个结果令很多人非常惊喜,大家都知道这在全国民办高校中殊为不易。

  结果出来那天,赵惠娥找到评估组,提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请求:“请把评估结果改为‘暂缓通过’!”这个请求让评估组很是意外,“只听过别的学校想方设法求通过,还没人主动申请暂缓。 赵校长,你要考虑好,暂缓后复评一旦不达标,可没有后悔药”。

赵惠娥没犹豫,再次确认了自己的选择:“我要用3年整改期,给学校‘治病’!”  赵惠娥把全部精力放在了抓教学、抓师资上,领着全校老师来了场自我革命。 人才队伍“外引内培”,从西安交大、东北大学等名校引聘资深教授,从重点高校招聘优秀研究生充实到教学一线,将学校管理人员和教学骨干送到国外深造,每一步都是为通过复评积蓄力量。   3年期满,国家评估组再次来到宁夏理工学院时,为学校教学水平的巨大进步感到惊讶。

赵惠娥的“刮骨疗伤”成功了,学校办学水平有了质的变化。   如今,宁夏理工学院已是一所以工为主,管、经、文、理、艺、体等多学科协调发展的高校,形成了本科生为主,专科生、成人教育和中高级技术人员、职教师资培训等多层次人才培养体系。

400余名专任教师里,副高级以上职称146人,具有硕士和博士学位人数达%;6个专业被列入自治区特色专业建设点;是全国唯一一所列入教育部对口支援西北地区高校计划的民办高校。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是学校的校训,也是赵惠娥等创业者坚守的理念。

三十春秋育人,一曲桃李赞歌。 在贺兰山下的荒原上,一群拓荒者将宁夏理工学院“种”成了一棵枝繁叶茂、亭亭如盖的参天大树。

(宁夏日报记者 和牧川)。